南山别墅群,在夜色的掩映下,好似鬼魅一般,影影绰绰。

房间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宽大的床上,傅邢薄把容音压在身下,将她的双手压在头顶,伏在她身上快速运动着。

他神色冷漠,眼底不含一丝情欲,甚至连身上的西装都服帖平整,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话,绝对想不到他在做如此不堪入目的事情。

反观容音就狼狈了很多。

她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白皙的皮肤上散落着红紫相间的痕迹,右腿被高高举起,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眉头微皱,紧咬下唇,神色痛苦的承受着他的撞击。

这场欢爱对她来说毫无享受可言,伴随着每一次撞击,腹部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仿佛有一把尖锐的利器在不断前进。

她强忍着疼痛,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可是她咬牙死死忍着,用力攥着身下的床单。

几分钟后,男人低吼一声,退了出去,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转身去了卫生间。

很快,卫生间里传出一阵流水的声音,容音面色苍白,小腹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她用床单裹住身子,按住小腹,拉开床头柜,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吃了两粒。

仿佛有无数根尖锐的银针扎在小腹,她疼的蜷缩住身子,忍不住微微发抖。

几分钟后,止痛药终于起了作用,她长舒一口气,浑身无力的瘫在了床上。

她靠在床头,安静的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流水声,心头一片死寂。

与其说这是一场欢爱,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凌虐。

傅邢薄恨她。

从三年前结婚的那天起,傅邢薄就恨死了她。

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咯吱——”一声,门开了,傅邢薄已经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向门外走去。

每次欢爱完都是这样。

仿佛她是一个廉价的妓女,不,甚至比妓女还廉价,最起码上妓女还要给钱,而她分文不值。

“等等!”容音强忍着下身的不适,起身,开口叫住他,声音带着一丝哀求:“今晚……你能不能留下来?”

傅邢薄顿住脚步,回头,似是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眼底满是厌恶,冰冷的吐出两个字:“不能。”

连借口都懒得找。

容音心底一痛,骄傲不允许她再开口,可一想到那张体检报告单,一想到癌症两个字,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就都被绝望掩埋。

她眼中满是哀求,低低的说:“算我……求你,别走,好不好?”

“呵,”傅邢薄轻笑一声,微扬的嘴角满是轻蔑和讥讽:“容总是不是忘了,三年前我是怎么求你的?”

是,三年前他曾在结婚前去找过她,明确表示不想结婚,他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是她坚持才有了这场婚姻。

傅邢薄恨她入骨,容音知道说再多都没有用,就算她跪在他面前低声下气的恳求,也打动不了他的铁石心肠。

她不该如此作践自己。

可是她没有时间了。

半年,是老天爷给她最后的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弥足珍贵,她想跟他好好的,她所求不多,只希望在这最后的一百八十多天里,他能好好爱一爱她。

容音攥紧胸前的床单,闭了闭眼,不想看见他眼中的厌恶和轻蔑,用尽最后一丝尊严说:“我知道你讨厌我,半年,半年之后我给你自由,但是这半年你能不能好好爱一爱我?”

“爱你?”傅邢薄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仿佛在看一堆令人作呕的垃圾一般看着她:“容音,你怎么有脸让我爱你?”

这话一出,容音的脸色顿时白了。

她捏住床单的手,忍不住用力攥紧。

傅邢薄冰冷无情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你是不是以为你还是三年前那个一手遮天的容音?只可惜,傅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由你揉圆搓扁的傅氏了,没了威胁我的资本,你还能用什么来胁迫我?”

说完,他冷笑一声:“容总就这么缺男人?刚下了床就又饥渴难耐了?用不用我叫几个男人满足一下你?”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戳在容音的心口。

她闭上眼睛,身子微微晃了晃。

傅邢薄,你还真是……恨我入骨啊!

在你心里,我还真是连妓女都不如!

容音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直视着他,缓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讥诮:“难得傅总还记得三年前傅氏是个什么局面,这些年要是没有容氏在背后支持,傅氏凭什么从一众小企业中脱颖而出,和容氏分半壁江山?”

傅邢薄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低低的笑了,反问道:“你问我傅氏凭什么和容氏分半壁江山?容音,你怎么有脸问?”

他轻蔑的看着她:“如果当初不是你逼走可柔,不择手段嫁进傅家,霸占了傅太太的位置,你以为这些年来我为什么要拼尽全力,把傅氏发展强大,和容氏一争高下?”

容音用尽全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心底却钝痛难抑。

刚才的哀求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尊严和勇气,她是容音,是容震的女儿,不能像条狗一样跪在别人脚下求他爱自己。

九泉之下的爸爸看到她这样,该有多心疼啊!

容音用床单裹住身子,缓缓起身,走到他身前停住,直视着他,声调不疾不徐,却字字有力:“当初,傅氏危在旦夕,是你爸跪下来求我嫁进傅家的!傅邢薄,如果没有我容音,没有容氏,傅氏早就完蛋了!这份情,你记也得记,不记也得记!”

傅邢薄的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三年前,因为傅老爷子轻信他人,致使傅氏集团陷入危机。

傅氏危在旦夕,急需一笔大量资金。

放眼整个江城,只有一个人能帮傅家起死回生,那就是容音。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