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音接手容氏集团开始,艾达就跟在她身边,算是容氏的老员工了。

多年来,或许是受容音的影响,艾达遇事一向镇定自若,从未有过如此慌乱焦灼的语气。

可见此事非同小可。

想到这,容音的心不由得一沉,问:“出什么事了?”

艾达犹豫了一下,问:“您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新闻?

容音立马翻开新闻,头版头条赫然出现一行显眼的大字:容音出轨,与未知男子彻夜未归?

下面附着一张照片,她攀附在一个男人身上,男人一头亮眼的黄毛,搂着她的腰身,两人姿态暧昧,一看就不是正常关系。

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容音脑中轰然炸响!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难道……是昨天晚上?

“容总,”艾达担忧的声音传来:“今天一大早,这条新闻突然空降,并且以极快的速度登上头版头条,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几乎霸屏了所有新闻版面。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顿了一下,她沉声道:“容氏的股票已经开始下跌了。”

容音捏了捏眉心,说:“知道了,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开车去了公司。

一进门,艾达就迎了上来,快速道:“容总,股票已经下跌了五个百分点,目前还在持续下跌。”

容音一边大步向办公室走去,一边问:“这则消息是哪家新闻爆出来的?”

“江城娱乐,”艾达显然已经做足了工作,快速回道:“我一个同学在这家新闻社工作,刚才我向她打听了一下,这张照片是一个蹲了你很久的娱记昨天晚上在酒吧拍到的。”

果然是昨晚。

容音心头升起一丝烦躁,她深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也明白暗处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所以这些年来她殚精竭虑,不敢行差踏错一步,生怕被别人抓到半点错处。

没想到昨晚她不过失控了一次,就惹下如此大的乱子。

头隐隐传来一阵痛意,容音把包放在桌子上,捏了捏眉心,说:“傅氏那边有什么动静?”

“暂时没有,”艾达犹豫了一下,说:“容总,目前有两个解决方案,第一是傅总和您在公众场合秀一下恩爱,让谣言不攻自破,一张照片而已,也不算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让傅邢薄和她在公共场合秀恩爱?

他厌恶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跟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容音丝毫没有考虑这个方案,直接问:“第二个方案是什么?”

艾达也知道她和傅邢薄的感情状况,轻叹口气,说:“第二个方案,是让照片上这个男人出面澄清一下,你们不过是朋友关系而已,就说当时你喝醉了,他扶了你一下,没想到却被有心之人拍了下来,故意抹黑你。”

容音皱眉看着照片中的男子,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来他是谁。

见她沉默不语,艾达出声提醒:“容总?”

容音放下手机,坦白的说:“我不认识这个男人。”

艾达惊住了,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要知道,容音可是出了名的异性绝缘体。

她跟在容音身边六年了,从来没有见容音跟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永远都站在安全距离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仿佛高岭之上的一朵雪莲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可是现在,她竟然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勾肩搭背?

艾达好半天才消化这个消息,皱眉道:“两个方案都行不通,这就难办了……”

容音沉思了片刻,沉声吩咐:“这件事不急,先放一放,会议资料准备的怎么样?”

“都准备好了,已经通知了公司高层,”艾达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说:“他们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

容音脱下昨晚那件沾满酒味的衣服,随手拿起一件黑色西装外套披上,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声音沉静:“先去开会。”

“容总,”艾达着急的说:“容氏的股票一直在下跌,如果再不阻止的话,今天预计会掉到跌停板……”

“我自有主张。”

艾达轻叹口气,咽下嘴边的话,快步跟了上去。

今天是周一,例行早会,宽大明亮的会议室内,容音面色严肃的坐在上首,会议桌两侧分别坐着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他们都是容氏高层,手握重权。

容音虽然年轻,但工作上却锱铢必较,容不得半点失误。

下面虽然不乏比容音年长者,却各个小心翼翼,谨言慎行,不敢有丝毫托大。

“上半年运送到海外的那批明胶,因为使用了最新专利,效果非常好,合作商也很满意,明确表示下半年想要继续跟我们合作……”

负责海外市场的总监正在汇报工作,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声。

安静的氛围被打破,容音眉头微皱,对艾达说:“去看一下。”

“好的,”艾达起身向门口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厚重的玻璃门就突然被推开了。

一脸阴沉的傅邢薄出现在门口。

艾达怔了一下,转头看向容音。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