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邢薄推门走了进来,面色不好的看着她。

容音合上文件夹,起身穿上外套,拿上背包,向门口走去:“走吧。”

傅邢薄略含讥讽的说:“不是说还要很久?”

容音说:“刚才想了想,确实不好让长辈久等,晚上回去加班处理吧。”

傅邢薄冷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二人一同向外面走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傅家别墅门前,等候已久的仆人立马迎了上来,帮他们拉开了车门。

管家笑着说:“傅总,太太,你们总算来了,老爷等你们很久了。”

容音下车,说:“抱歉,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耽搁了一会。”

傅邢薄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嘴角掠过一丝讥讽的笑,转身向屋里走去。

容音没有理会他的讥讽,理了下头发,跟了上去。

推门的瞬间,一股浓郁的饭香味扑鼻而来,客厅里巨大的白色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饭菜,看起来垂涎欲滴,让人食欲大开。

看见他们,傅振江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笑呵呵的说:“你们回来了。”

傅邢薄走过去,叫了一声爸爸,容音也乖巧的唤了一声,面含歉意的说:“不好意思爸爸,因为工作上的事耽搁的一会,让您久等了。”

“不妨,工作要紧,况且也没等几分钟,”傅振江拉开椅子坐下,说:“坐吧,趁热吃。”

容音去洗了手,回来后坐在了傅邢薄旁边,他们父子二人已经开始边吃边聊了,聊的无非是最近商场上的一些动向和消息。

傅振江突然看向容音:“小音,你们结婚也有三年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容音下意识看了傅邢薄一眼,刚要开口说话,傅邢薄突然抢道:“我们还年轻,不急。”

听到这话,傅振江沉下脸说:“你同学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再说了,我的身子骨也一天不如一天,你不急,我还急着抱孙子呢!”

说完,转头看向容音,瞬间和刚才判若两人,笑吟吟的问:“小音,爸爸也不愿意催你,但是你们结婚时间也不短了,一直迟迟没有动静,现在外面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我担心时间长了对你们名声不好。”

顿了一下,又道:“夫妻之间再恩爱,到最后也会慢慢变淡,孩子才是维系感情的唯一纽带,你们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孩子,咱们家大业大,又不是养不起。”

傅邢薄皱眉,说:“我们现在正是拼事业的年纪,哪有精力去照顾孩子?”

傅振江说:“请保姆,不需要你们照顾。”

“爸,”傅邢薄眉头皱的更紧:“这种事情得顺其自然,急不来。”

傅振江说:“都三年了,顺其自然到什么时候去?”

他欲言又止的看了容音一眼,忍不住说:“如果身体有什么问题,就早点治疗,你们还年轻,底子好,肯定能治好,实在不行咱们找国外的专家……”

眼看傅振江越说越离谱,容音开口打断他:“爸,姜可柔快回国了。”

姜可柔三个字,犹如一枚炸弹,猛地投入平静的湖面中。

傅振江顿时愣住了!

剩下的话仿佛被掐在了喉咙口,傅振江嘴巴微张,惊愕的看着容音。

几秒种后他才慢慢消化了这个消息,脸上的惊愕化为铁青,阴沉着脸看向傅邢薄,沉声问:“小音说的是不是真的?”

傅邢薄没想到容音会突然说出来,面色不好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逆子!”傅振江突然爆喝一声,指着傅邢薄的鼻子劈头盖脸的骂道:“这么多年了,我没想到你竟然和那个女人还有联系!你这样做对得起小音吗?对得起我吗?早知道你是这种混账东西,当初就应该早点把你掐死,也好过现在被你气死!”

傅邢薄沉着脸坐在原地,说:“是您逼我娶容音的,我娶了,但我并没有答应您放弃可柔。”

傅振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怔了一下,随即怒道:“你想干什么?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

傅邢薄冷笑一声,直视着傅振江说:“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除了可柔,我谁都不想要。”

傅振江手指剧烈的颤抖的,胸口上下起伏,“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忘了当初小音是怎么帮我们的?如果没有小音,咱们傅家早就破产滚出江城了!你就是这么报答小音的?”

傅邢薄冷声道:“我早就说过,我不需要靠女人,再说了,报答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以身相许。”

“你、你、你……”傅振江气的说不出口话来。

容音好笑的看着这一幕,端起面前的莲子粥,慢条斯理的喝着。

傅家这位老爷子,真是越来越会演戏了。

傅邢薄这些年一直养着姜可柔,时不时还隔三差五的飞去国外和姜可柔小聚,傅振江不可能不知道。

她一直没说,他便一直装傻。

甚至想让她给傅家生下孩子,把她这辈子都牢牢拴在傅家。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寸步难行了。

刚才她捅破窗户纸的时候,老爷子脸上的错愕和震惊装的可真像,如果不是她早就知道,还真差点被糊弄过去。

傅振江看了一眼容音,见她老神在在的坐在原地,半点没有过来劝架的意思,甚至还不紧不慢的喝起了粥,咬了咬牙,对傅邢薄说:“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姜可柔 就别想进傅家的大门!”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