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音本想追究明珠的责任,但扯出那晚的事,她就不好再咄咄逼人,说:“那天晚上谢谢你。”

“顺手之劳而已,”沈浪说:“我相信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这么做。”

场面话说的挺漂亮。

容音转身向外面走去,走了两步突然顿住,回头问:“你跟沈文华是什么关系?”

“沈文华是我父亲。”

原来如此。

容音转身向外面走去,艾达也缓的差不多了,快步跟了出来。

容音带艾达去了一趟医院,万幸没什么内伤,从医院出来已经不早了,容音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十几分钟后,容音把车子停在楼下,说:“明天派人去查一下,看看最近有什么人和那个男人联系。”

艾达推车门的手一顿,怔了一下,问:“您怀疑今天的事情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容音说:“一个刚出狱不久的男人,跟女朋友感情能有多好?而且我提出给二十万的时候,那个女人满脸惊讶,说明二十万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那个男人穿着普通,身上没有一件大牌衣服,说明他没什么钱,可奇怪的是他却拒绝了我的提议。”

顿了一下,她缓声道:“很明显,他的目的是羞辱我。”

艾达沉默了一下,说:“我马上派人去查。”

说完,推开车门走了。

十几分钟后,容音把车子停在了别墅门前的院子中。

她坐在车里,一动不动的望着眼前黑漆漆的房子。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十二点。

傅邢薄没有回来。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在黑暗的环境中发出刺眼的亮光。

容音拿起手机,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明天早上十点,梧桐街左岸咖啡馆见,姜可柔。

姜可柔竟然约她见面?

容音冷笑一声,把手机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市中心一套小高层里,姜可柔盯着手机看了几分钟,没有回应。

她不甘心的把手机扔在一旁,有些忐忑的问一旁的闺蜜张晨芳:“你觉得她会不会去?”

张晨芳放下手中的睫毛膏,恨铁不成钢的白了她一眼,说:“傅邢薄的心在你身上,现在是你占主导权,容音再位高权重也是个女人,她如果还想和傅邢薄过下去,就一定会去。你要拿出高姿态,否则拿什么跟容音谈判?别怪我说话难听,容音那种女人可是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明天见了面,你如果还像现在这么没有自信,还是趁早别去了。”

姜可柔苦着脸说:“那个女人气场太强,说实话,我确实没什么自信,而且这事邢博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我私自找容音,一定会生气的。”

张晨芳皱眉:“傅邢薄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吗,这么点小事,怎么会生气?”

姜可柔面上闪过一丝难堪,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换了:“我刚回国,他不想我惹出什么乱子,担心对我名声不好。”

“你命可真好,”张晨芳羡慕的说:“咱俩一起从贫民窟里出来,我累死累活的拿着一个月三千多块钱的薪水,而你却随便就能买得起上万的衣服,最重要的是,还有傅邢薄那么优秀的男人死心塌地的爱着你,可柔,我都快羡慕死你了。”

姜可柔脸上闪过一抹倨傲和自豪,害羞的说:“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所以你一定要得到他,”张晨芳拉住她的手,说:“容音跟咱们不同,她什么都有,离了男人照样活,而你不一样,离开傅邢薄你就一无所有了,现在容音绯闻缠身,你一定要趁机上位,否则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姜可柔语气坚定地说:“这次回国,我志在必得,三年前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横插一脚,我早就是傅太太了。”

话落,她突然眉头一皱,捂住了小腹。

张晨芳担心的问:“肚子又疼了?都怪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件事,把你急匆匆叫回国,你刚做完肿瘤切除手术就长途奔波,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姜可柔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她勉强笑笑,说:“没事,一个小手术而已,恢复一段时间就好了。”

“对了,”她不放心的叮嘱:“这件事不要告诉邢博,我不想让他担心。”

张晨芳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

第二天,因为这段时间的绯闻,容氏集团的股票下跌了不少,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合作商打电话来询问情况,容音亲自一一解释。

这些合作商跟容氏合作的时间不短,况且容氏的实力和根基也摆在那,所以这次绯闻虽然闹得大,但实质上对容氏并没有什么影响。

处理了一上午的公务,容音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九点半。

她把艾达叫进来嘱咐了几句,拿起包出了公司,直接开车去了左岸咖啡馆。

推门进去的时候,她一眼就看见了姜可柔。

姜可柔坐在窗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脸上化了淡妆,看起来人畜无害,没有丝毫攻击性。

容音大步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开门见山的说:“我时间宝贵,有什么话就直说。”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