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总你好。”

 苏雨荷微微点头示意。

 “苏小姐这么年轻就当总裁,不愧是年少有为啊。”

 冯刚眯着眼,抬了抬手,旁边的服务生立即递上一杯红酒,“初次见面,这一杯,我敬你。”

 “这…”

 苏雨荷有些紧张,她不太会喝酒啊。

 “怎么,难道苏小姐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冯刚面露不满。

 “雨荷,你就喝一点吧,有我在,没事的。”

 刘文斌小声说道,替苏雨荷倒了小半杯红酒。

 “好吧。”

 苏雨荷咬了咬牙,端起酒杯,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多谢冯总。”

 说完,举起酒杯,一口气灌入口中,呛得微微咳嗽。

 楚凡有些看不下去了。

 当刘文斌再次给苏雨荷倒酒时,他果断按住了酒杯。

 “别喝了。”

 他冷冷的看了冯刚和刘文斌一眼,对苏雨荷说道,“他们没安好心!”

 “你说什么!”

 冯刚眼睛一瞪,勃然大怒,“他玛的,你小子是什么东西,敢在老子面前放肆!”

 刘文斌冷笑道,“冯总,这位楚先生,是苏小姐的保镖,厉害着呢。”

 “哼,什么狗东西,一个保镖也敢对我冯刚不敬?”

 冯刚怒道。

 “楚凡,你干什么!”

 见情况不对,苏雨荷一下就急了,连忙赔着笑脸,“对不起冯总,楚凡不是故意的,我替他向你道歉。”

 她虽然单纯,可也知道黑龙会的厉害,连自己都不敢得罪,楚凡若惹上麻烦,今天只怕难以活着离开!

 “行啊,只要你自罚三杯,刚才的事,我就当没发生。”

 冯刚淡淡的道。

 苏雨荷脸色顿时难看下来。

 她本来酒量就不好,这要是三杯下去,还不得难受死?

 可不喝的话,楚凡就完了啊,苏氏集团也完了啊!

 “不要喝。”

 楚凡沉声道,“跟我回家,这件事,不需要他们帮忙,我来帮你解决。”

 他本来是不想说的,可事到如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雨荷被他们逼酒吧?

 “楚凡,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件事也是你能解决的?”

 刘文斌忍不住冷笑,“你要是能解决,雨荷还会跟我来这里?你就算吹牛逼,也得看看自己有多少能耐吧?”

 苏雨荷脸色难看下来。

 她也是没想到,楚凡竟然敢说这种大话。

 “楚凡,你闹够了吗!”

 她冷着脸道,“你给我安静点,要么出去!”

 楚凡一愣,顿时怒了。

 他是好心在帮苏雨荷,而她居然要赶自己走?

 “你确定要赶我走?”

 他瞥了冯刚和刘文斌一眼,冷声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是在给你设局?”

 “够了!”

 苏雨荷娇喝一声,脸色彻底冷下来,“你给我出去!”

 “你就那么相信刘文斌?”

 楚凡沉着脸,“我走了,你会后悔的。”

 “我现在就后悔了!”

 苏雨荷咬着牙,“我就不该带你来!”

 “你只是一个保镖而已,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刘文斌是我朋友,他难不成还会害我?”

 “我从遇见你开始,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

 “现在刘文斌帮我解决麻烦,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想给我添乱?”

 她的眼中,充满了失望,“楚凡,我真的看错你了!”

 “你走吧,我不想在看见你!”

 楚凡愣了愣,苦涩不已。

 “你就那么讨厌我?”

 苏雨荷没说话,但冷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楚凡深吸了一口气。

 “好,我走!”

 他站起来,深深的看了苏雨荷一眼,苦涩一笑,落寞的转身离去……

 苏雨荷看着楚凡落寞的背影,心中莫名的有些愧疚。

 可仔细想想,他不就是一个保镖而已么?自己干嘛要对他愧疚?

 “哼,区区一个保镖而已,装什么人五人六的?”

 冯刚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只是苏小姐养的一条狗而已,给你骨头吃,你摇摇尾巴就好,但想和主人坐在一起,那就太不懂规矩了!”

 说完,他还特意看了苏雨荷一眼,“苏小姐,你这条狗,训得可不太好啊。”

 苏雨荷愣了愣,却是沉默不语。

 而楚凡则是停下脚步,眼神冰冷!

 他回头看了苏雨荷一眼,苏雨荷却没说话,也不敢看自己。

 楚凡一下就明白了。

 原来在她心里,自己就是条狗么?

 深吸一口气,楚凡不在停留,走出了包间。

 苏雨荷突然有些后悔了。

 她眼巴巴的望着门外,望着楚凡逐渐远去消失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冯刚那些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虽然她不喜欢楚凡,甚至还有些讨厌,可说到底,楚凡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相反,他一直都在保护自己。

 苏雨荷张开小嘴,想要喊楚凡回来,可楚凡的背影,已经消失了。

 她只好叹了口气,心想等回去之后,在找楚凡当面道歉吧。

 “雨荷,你不用管他,一条狗而已,别被他影响了我们的心情。”

 见苏雨荷表情有些失落,刘文斌便笑着安慰道。

 “够了!”

 苏雨荷冷着脸,“楚凡是我的保镖,不是狗!你没资格侮辱他!”

 刘文斌脸色一僵,顿时难看下来。

 冯刚倒是没在意这些,笑着举杯,“苏小姐,来,我们继续喝。”

 “冯总。”

 苏雨荷冷淡道,“我这次来,是来和你谈事情,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冯刚皱了皱眉,面露不悦。

 刘文斌也有些恼怒,这苏雨荷,三番两次给他脸色看,现在还当着朋友的面甩自己脸色,真当自己没脾气?

 他立即转头,暗中向旁边一个服务生使了个眼色,那服务生微微点头,快步离开包间,等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瓶香槟。

 “行啊,苏小姐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先谈正事吧。”

 冯刚笑眯眯的说道,“其实事情也好商量,只要苏小姐你答应入资黑龙会,一年上缴一亿的会员费,那就万事大吉了。”

 苏雨荷黛眉紧蹙。

 这就是明抢啊!

 她心里清楚的很,冯刚说是入资,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勒索,一旦交了钱,根本收不回来。

 “冯总,这件事我恐怕无法答应。”

 苏雨荷直接冷声说道。

 “不答应,那就没得谈了。”

 冯刚冷笑着,“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最好还是多考虑一下。”

 “毕竟,若没有我们黑龙会支持,你们这些地上圈的公司企业,是很难生存的!”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