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灵镇位于灵动大陆的东边,在这个偏远的地方,不同于帝城源灵城的繁华,它有着属于自己的宁静。这里的人们淳朴善良,似与外界无争。

博灵镇的宋家堡,乃镇上的宋家的盘踞地。堡内屋室错落有致,兼有优美景致,宋家因其曾出过一个灵力天才被保送成为封族铁骑,成为镇上有名的家族。

宋家堡的青竹林里,阳光透过片片竹叶倾泻而下,投下斑驳影子。

一个身着玄衣约莫十四五岁的剑眉星眸的俊朗少年在清水潭边的大石块盘腿而坐。一阵微风扶过,潭水有微微波澜,竹叶沙沙作响,而少年周边似乎有结界般,衣袍微丝不动。

他的手正飞快地摆出复杂的结印,若仔细观察,可发现周围环境中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源源不断地被吸纳进结印。少年周围因此逐渐泛起淡绿色的光圈。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手一扬,多余的灵气立即向周围散去,他双手缓缓往下压,平复了周围还在震荡的灵气。

他缓缓睁开眼睛,剔透的琥珀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他缓缓起身,背对着太阳,直直立在大石块上。

过了一会儿,少年摇了摇头,从巨石上跃身跳了下来,低低叹息道:“唉......心蓉,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

话音刚落,一位身着淡紫色长裙的年龄同少年相似的少女从青竹林中走了出来。随着她的步伐,雪白修长的腿在裙中若隐若现。她拢了拢及腰的长发,一生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笑意,樱桃小嘴却在小声嘀咕:“什么嘛,又被楚及哥哥发现了。你就不能装作不知道我在嘛?。”

宋楚及嘴角微微翘起,眼神满是宠溺。“心蓉,休要胡闹了。今天是每年一次的凝灵仪式,得要好好抓紧才是。”

凝灵仪式,即凝聚灵力从而从千灵阶突破到初灵阶的大型仪式。凝聚灵力所使用的结印极为复杂,除了祭司阁能掌握,其余人无缘且无天赋习得,所以每年祭司阁会派遣使者到各地帮助人们进行凝灵。

“你要参加凝灵仪式?”宋心蓉眨了眨眼睛,她绕着宋楚及走了一圈,不禁微微惊叹道:“天呐!楚及哥哥,你居然这么快就已经到了千灵阶十层了!宋家其他同龄子弟大都还在六七层呢......楚及哥哥,你已经是宋家同辈中的佼佼者了,还要不要这么努力啊?”

“嘿嘿,刚突破的而已啦。这凝灵仪式不是只有千灵阶十层才够格去的嘛,错过今年要再等一年太可惜了,所以这几天干脆闭关修炼了。不过还好,赶在这仪式之前把它给突破了。”宋楚及被夸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是,我还是要努力啊,我的梦想就是向那个前辈一样被保送去当封族铁骑!”

“封族每隔五年就会去各地方召集佼佼者去当封族铁骑,下一次的召集令就是明年。时间不多了,我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宋楚及暗暗握紧拳头。

宋心蓉勾嘴角一笑:“哎呀,楚及哥哥不愧是宋家的新一代天才啊!果然没让人失望!”又跑过去挽起宋楚及的手臂,说:“快走吧,这次是伯母叫我来的,她说有事要找你。”

少女身上淡淡的清香隐隐传入鼻子,感受到手臂上软软的触感,宋楚及不禁觉得脸上火辣辣,他连忙把头转向别处。殊不知,挽着宋楚及手臂的宋心蓉也低着头,脸上绯红一片。

二人并肩走在宋家堡的主干道路上,突然面前拦了一个人。这个人长相平淡无奇,唯一值得关注的就是他眼神,十分阴厉。此时他正不善地盯着宋楚及。

“听说等会你要去凝灵仪式?”宋傲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说。

看着他这副令人讨厌的模样,宋楚及并不想理他。宋楚及稍微往左想要绕开他继续走,宋傲轻轻往左边挪了点,挡住了他的去路。宋楚及接着往右走,宋傲也跟着往右挪了几步。

“哟,怎么回事啊,变哑巴了?今天我就档在这里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看到宋楚及并不理会他,宋傲有点恼火。

“宋傲前辈,你不要太过分了。”看到宋傲这样挑衅的模样,宋心蓉忍不住出声制止道。

听到大众女神宋心蓉帮宋楚及抱不平,宋傲更气,道:“心蓉,你整天跟这个杂种混在一起,干什么呢?他有什么好?”又转过来继续针对宋楚及:“怎么,你这个废物现在要沦落到靠女人来保护了?”

“宋傲!你到底想干什么?”宋楚及皱了皱眉头,真是忍无可忍,他紧紧握住双拳。这个宋傲,比宋楚及年长几岁,目标也是被保送为封族铁骑。可惜作为后辈的宋楚及修炼速度太过飞快,宋傲自己没有办法拉开这实力差距,平时就对宋楚及施加各种打压挖苦。

“哼,我只是想来告诉你,像你这种还在千灵阶八层的菜鸡,就不要去凝灵仪式找虐了。作为一个前辈,还是很有必要关心一下后辈的心理健康的。”宋傲微微重读了“前辈”二字,他就是喜欢以长辈的身份自居,欺负宋楚及,让宋楚及吃哑巴亏。看到宋楚及生气的样子,宋傲心情真的是无比舒畅。

“噢?这么看来,宋傲前辈您这是到了千灵阶十层了?”宋楚及拼命克制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

“呵,那可不是嘛?”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