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苍万峰关雪,绝谷杜鹃霸林,

诧风云紫嫣红,山外豪强战浓,

余妖处恨别离,复国心弃情种,

奴郎几多凄凉,更知山外混凶。

七源星,隐忍亡国女,啼血中自强......

战争和杀戮,生存与死亡,修炼与强大。

三大概念,她们铭刻于心,只为日后复国,重建新家园。

秭归谷郎奴,通过三边集奴市买来后则被分流到各大孤女寡妇军营,一部分做了花奴,一部分为药奴,最后一部分则成了待遇稍好结局最悲惨的情奴。

几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三十,七源界三大传统祭神大典上,都要斩杀少量的郎奴活祭祖神,先贤和先祖。

在七源界最不值钱的就是奴隶的性命。

在七源界武力值不够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在秭归谷蒙国寡妇村,三种郎奴里最惨的一种便是引得寡妇修士们不高兴被乱刀剁碎成了花肥的那种。

叶三炮是情奴,是蒙国复国大军绝色代女王司徒梦瑶专属的高级情奴,能够成为代女王的情奴容颜清秀,修真资质不凡,懂得讨好女主人这三个基本条件是必须的,除此之外还要义无反顾为女王主人破情关奉献真情和生命。

高级情奴叶三炮为了心爱女主人司徒梦瑶,这位高贵的女王陛下能够顺利晋级一重花王境初期境界,为了助她破情关心甘情愿的殉情自杀了,绝美女王司徒梦瑶因此情丝归位心宫,破掉情关迷障顺利晋级七源界凝丹境后期修为,即前蒙国修士界通用的一重花王境后期境界。

此刻的她因为修为晋级,五官更加精致,皮肤更加细嫩润滑,线条迷人娇躯充溢着爆发性力量,身处力量爆棚的世界,令她这位绝色代女王几乎忘记了,情奴叶三炮无悔的殉情付出。

对于秭归谷蒙国复国寡妇大军尊贵的绝色代女王司徒梦瑶来说,复国使命大如天,所以牺牲个把情奴是值得的。

说也奇怪,就在这天司徒梦瑶在海拔七千米紫带峰上女王屋顶渡凝丹境后期天劫时,秭归谷南谷口附近的义庄三号停尸房似乎也在渡劫一般,一道道雷电光速像似和义庄三号停尸房有仇一般,不断降下恐怖劫雷,直到把整个三号停尸房炸成废墟才停手。

这时,代女王司徒梦瑶晋级修为引来天罚劫云,经过三个小时的天罚洗礼劫云悄悄散去,她体内沉积的各种杂质被天罚之力剔除体外,顺利稳固一重木系杜鹃花王级境界,为了修复天罚带来的暗伤她默默回到王女屋地下室三层,专属修炼密室内盘坐静修恢复起来,至于情奴叶三炮的死她现在暂时顾不上。

巧合的是同谷不同地的义庄三号停尸房废墟劫雷浓烟也在悄然散去,此刻,地球华夏东南南青市胜龙帮少主叶三炮从昏迷中缓缓醒来,睁眼环顾,诧异看到一片废墟瓦砾外,站着好几个身穿黑甲高矮不一的年轻女子,她们个个面带震惊围观着,吓得叶三炮这个重生少年,赶紧从废墟里坐起来揉眼睛的代女王司徒梦瑶曾经的专属高级情奴,眼前这个已经殉情自杀,又在天雷砸碎的三号停尸房废墟中,重新诡异活过来的郎奴叶三炮对义庄刘云花统领来说,无疑是天降横财。

如此众女围观的混乱场景之下,叶三炮有些蒙了怕了?短暂的眩晕之后,前世记忆涌上心头,想着十六岁生日庆典会那晚被南青市地下世界,六大帮会联手杀死的爹娘恩师还有自己,这怎么就能活过来呢?还有这里特么到底是哪里啊?看周围那些女子的穿着难道是在拍戏?

"叶三炮,你个死情奴,还不快给本统领滚过来!"

闻言一怔,叶三炮赶紧侧头一看,只见左侧后不远土道上赫然站着一个身穿古代绿色软甲叉腰女子,正在用一根手指头指着他,搞得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不知所措。

"叶三炮,本统领叫你没听到吗?死情奴!"身高约一米七的义庄统领刘云花再次叉腰怒喝道。

叶三炮这次算是听明白了眼前这霸道女子的意思了,敢情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卑贱的情奴身份,听她的语气看她对自己的态度显然自己在她的心目中身份很低有点像仆人一般,为此,叶三炮心中很不爽,但见对方女子人多势大他咬牙忍住想拼命的冲动,穿着一条只能遮掩下体的破布赤着上身和脚丫子,如一个乞丐般颤抖站起面带愁容看着这个霸道绿甲女子问道:"这位大姐,请问这是哪里?"

"叶三炮,本统领没工夫回答你的狗屁问题,赶紧告诉本统领你这个已经自杀死去的死情奴是怎么活过来的?要是你不说实话,哼哼?"邀功心切的秭归谷蒙国复国大军南谷义庄统领刘云花,美眸闪出一丝凌厉嘴角扯出一丝玩味残忍的笑意傲慢的威胁叶三炮道。

听到这个女子的第二次明确要挟叶三炮不淡定了,问题有些复杂,他得好好缕缕,摇摇思维混乱的头,眼神变得清澈起来,短暂回顾醒来的历程和现实场景瞬间恍然,自己被南青六大帮会老大派出的杀手在十六岁生日那晚,被乱枪打死在叶家别墅后花园密道里,而且爹娘恩师还有许多胜龙帮兄弟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了叶家别墅后花园密道口。死了之后又在这片陌生废墟中复活,看周围这些按剑穿甲女子打扮和神态并不像是在拍电影,那么眼前的严峻情况是不是要告诉自己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到一个和地球华夏南青市完全不同的时空。

"啪啪啪!咚咚咚!"

一阵剧痛袭来,陷入沉思的叶三炮被那位等的不耐的义庄统领刘云花下令手下侍卫女子群爆了他。

叶三炮一个凡人哪能承受得了如此的群殴摧残,不到半分钟他彻底被打的昏死在义庄三号停尸房废墟中。

夜如轮回,白空散尽,风雪肆虐,封窗点灯。

昏暗灯光下的义庄统领司大厅中央,被打的昏死的情奴叶三炮被一盆冰寒刺骨的雪水浇醒。

刘统领一身绿甲傲慢坐在正北统领狼皮座椅上,眼神带着凌厉看着醒来的叶三炮大声呵斥道:"死情奴叶三炮,你敢抗命不尊,打死你太便宜了,不过只要你现在能够悔悟,本统领可以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说说吧,你这个死情奴是用什么方法活过来的?"

闻言一怔,叶三炮感觉这个新环境和这些女人太恐怖了,而且这个问题他都不知道原因怎么回答?听这所谓的统领女子的言下之意自己要是回答不好下场会很惨?可现在自己对这里的一切认知简直是一片空白啊?没有答案也不能忽悠,叶三炮无奈之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只见他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晃晃悠悠站在大厅中央,虚弱看着眼前这个凶悍的女子弱弱道:"我失忆了。"

闻言,刘大统领心中一堵,一股愤怒涌上心头,气的当场从统领宝座上站起指着叶三炮骂道:"你个死情奴,给你生路你不要,跟本统领玩失忆是吧?好,叶三炮你个死情奴,你很好,来人,将这个死情奴吊在义庄演武场每个时辰用雪水灌体,让那些贱奴们看看这就是违抗本统领命令的下场!"

义庄一百八十位女战卫都是木系修士,她们分别打理着一百八十座停尸房的惨死郎奴尸体,在她们居住的洞府中都配有三种从外面廉价买来的郎奴,对于不听话的郎奴她们采用了极端的惩罚,对于统领惩罚叶三炮这个死后活过来的情奴命令她们是不折不扣的执行。

叶三炮被逼无奈之下只能说自己失忆却激怒了义庄的悍妇刘大统领,迎来了他终身难忘的极寒体验,整个人被吊在冬日秭归谷南谷义庄演武场中央,每一个时辰那些冷酷的带甲女修士还要用装满雪水的桶淋一遍麻木的身体,叶三炮想死的想法都在这一刻似乎也被冰冻了,只能低头睁眼看着脚下铺满冬雪那一方寸大小之地,拼命想着怎么脱困怎么能够在这残酷的陌生世界中活下去........

冬季义庄的夜,阴暗寒冷之极。

昏迷中,绝望求生的叶三炮神魂飘荡在无尽的黑暗梦境世界中。

“吾叶无名后世子孙,叶三炮给我醒来!”

就在这时,一声老者断喝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仿佛天地都在与之共鸣。

惊醒了昏迷中无意识飘荡无尽黑暗梦境中的叶三炮,意识醒来惊恐中好奇探寻这片无尽黑暗梦境之地,只见东方处,一道人型光团从远到近,瞬移而至,居高临下。

抬头仰望,头顶高处那道神秘伟岸的发光身影,害怕中赶紧站起,颤抖之际,手指高处人形光团,结巴道:“你,你说你是我先祖?”

“正是,吾大汉朝酂侯府叶氏一族后世子孙叶三炮,吾乃大汉朝大司徒酂侯府罪奴管家叶无名,是你叶三炮从汉朝活到至今的老祖宗,你小子先不要诧异慌张,也不要着急,且听吾慢慢为你解惑。”

“啊?喔?好吧?”梦境里少年叶三炮放下不敬先祖惊恐的手指一脸懵逼仰望神秘先祖之际结巴应道。

“吾后代子孙叶三炮,你小子肯定好奇,吾这个叶氏一族老祖宗为何出现在此七源界,而不是在地球华夏故乡叶家村?”叶无名用发光的分身神通法相进入自己后世子孙叶三炮梦境中,面带慈祥的笑意低头看着叶三炮宠溺说道。

“嗯?对啊?老祖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呢?”闻自家这位半真半假老祖宗之言三炮极度好奇的反问道。

“三炮,你小子的死,到打开灵魂传送阵祝你死后灵魂穿越七源界借尸同名同姓郎奴还魂重生,这一切都是本老祖经过卜卦刻意安排的,死掉的那小子是本老祖其中一个刚凝聚十多年的一具分身,目的就是为了你能顺利夺舍这具肉身,分身死换来你的重生。“叶无名说到这里嘴角扯出一丝肉疼的抽搐曲线。

“啊?这,这怎么可能?老祖宗要是按您这么说,岂不是?”闻言震撼不已,叶三炮惊叹中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三炮吾叶无名后世子孙,这个问题待你今后修道之后自会释怀,这么做,源于本老祖私心,历史更替岁月变迁地球故乡,发生了巨大的环境变故,其中原因颇多很复杂,吾大汉朝酂侯府叶氏一族,历经千多年没断绝血脉传承,实属万幸,叶家村故乡包括叶氏在华夏的若干分支家族,数千人中能够拥有灵根体质的唯独只有你,至于你是何种灵根体质本老祖只能告诉你,你的灵根体质,用四个字来形容,天下无双。要不然,本老祖不会耗费那么多资源时间甚至牺牲一具分身,来祝你灵魂穿越到此界重生。三炮小子,本老祖能力有限,摆渡不了吾叶氏一族所有族人,只能退而求其次,择优而选一。”叶无名这位华夏叶氏一族从汉朝活到现在的老祖宗声音低沉的为叶三炮解惑。

“啊?老祖,您为了我,居然做了这么多,牺牲这么大?”叶三炮一脸懵逼的道。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