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和他的五个队友,无聊的坐在军用直升机边,等待着。

 不远处。

 尸骨遍地。血染丛林。

 硝烟还未散尽。

 此一役,陈阳的龙魂小队,剿杀黑血佣兵团五十七人,救出花夏国人质三百多!

 “黄老邪怎么还没来?”

 “那老头整天给咱们下任务,他却在非州各地泡黑妞,真过分。”

 这时。

 黄盖老头开着黑色吉普,快速驶来。

 他下了车,拿着一纸命令,大步跳上飞机。

 黄盖神情沉痛。

 “告诉你们,从现在起,组织倒闭了!你们彻底失业了!”

 “原本二十年的任务,你们五年就完成了!你们就是故意气我!”

 “本想和你们,以正常上下级的关系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疏远和诽谤。我不装了,我其实是亿万富豪,我摊牌了!”

 “陈阳,你只要教会我孙女贴身擒拿,以后就一辈子不需要努力了。现在你失业了,也没地方可去,就跟我回京都……”

 陈阳脸色一变,不等黄盖老头说完,转身就逃。

 黄老头那两百五十多斤的孙女,着实擒不动啊!

 坐在飞往苏市的机舱内。

 陈阳眼眶湿润,心情激荡。

 五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不知道妈妈,头发变白了吗?

 ……

 二十三个小时之后。

 苏市。

 近郊的一处棚户民居里,低矮,潮湿。

 破旧槐木桌上,摆着巴掌大的黑白照片。

 陈阳跪在那里,颤抖着,把三支香烟,插在了照片前方的香炉内。

 “妈!”

 陈阳脑袋猛的磕在青砖地板上,泪涌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母恩!

 五年浴血,征战沙场,闯下赫赫威名,被人称为“白衣死神!”

 然,今朝卸甲归来,看到的却是,母亲早已发霉的遗像!

 五年前的分别,如今,却成了——永别!

 “孩儿不孝,没能给您养老,不曾给您送终,我……我要这一身本领有何用?我有着再多战功又如何!”

 “叮铃铃……”

 手机响了起来。

 陈阳擦了把脸上涕泪,接听。

 手机里面是女人的声音,一板一眼,字正腔圆,不带丝毫感情,如同机械姬,“队长,已经探明,您母亲是一年前的今天病死的。”

 “在此之前,她得了感冒,没有及时治疗,拖延成了严重肺部感染,陈家在她得病后,限制了她的外出,最终造成了全身败血症。”

 “苏雅小姐把您母亲接到了医院,但是因为病情严重,救治无效而死。苏小姐处理了您母亲的后事,但是陈家不要您母亲骨灰,是以苏小姐把灵堂牌位,设在了那一处老宅子里。”

 “啪!”

 陈阳的手机,无声的滑落,掉在了地上。

 他的手,因为愤怒而颤抖。

 “陈家,又是陈家!为什么……你们要做的这么绝情!”

 “五年前,大哥街头斗殴,捅了大家族的公子哥。你们让我去给老大顶罪!母亲不同意,你们便日日欺辱毒打母亲。”

 “我不忍心看着母亲遭罪,便从高三退学,认罪进了监狱。我希望能以此,换来你们对母亲的尊重。”

 “可不曾想,我代为入狱的结果,却是换回了你们的狼心狗肺,变本加厉!”

 “凭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我母亲出身不好?就因为她是第二任妻子?就因为她善良可欺吗?!”

 “整个陈家,包括老爹,从小就偏爱大哥,独宠老大,不待见我,让我顶罪,送我入狱,这些,我能忍!然而,你们害死母亲,不让她入陈家祖坟,这一次,我不会再忍!”

 陈阳五指紧握,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石墩上。

 青花石的坚硬墩子,刹那间,嘭的一下,四分五裂!

 陈阳猛的站起身来,抬步朝外走去。

 母亲之仇,他一刻也不想忍!

 外面的公路上,车水马龙,行人熙然。

 五年时间,苏市变化太大了。

 陈阳招揽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象城区陈家宅子!

 五年前,陈阳被爷爷和几个叔伯,亲自送进了监狱。

 幸好,在监狱里,陈阳认识了师父天木道人。

 天木道人倾囊相授,让陈阳脱胎换骨,医武道法,均有精通。随后被秘密选拔,成为龙魂小队的军医。

 后来作战,陈阳更是凭借自己的身手和努力,成为了整个小队的灵魂人物。

 既是军医,更是队长!

 如今,龙魂小队因为种种原因被解散,陈阳也彻底成为了自由身。

 他迫不及待的返回,想要告诉母亲这个消息。

 可没想到,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呼!”

 陈阳长出一口气,神情变的阴寒。

 下了出租车,前方便是陈家宅院,高大辉煌,独门独户,外面挂满了红横幅,彩结带。

 横幅上写着,祝陈天智爱妻——胡娟夫人三十岁生日快乐,貌美如花。

 “原来老爹又找了一个老婆。”

 陈阳的眼神,闪过悲愤。

 陈家的喧闹辉煌,和母亲的灵堂,天壤之别!

 “哎哟?这……这不是五少爷陈阳吗?”一个四十多岁的管家,突然叫了一声。

 陈阳看了看那个管家,他叫王福,是三叔家的亲信。

 以前在陈家的时候,这个王福,没少欺负母亲和自己!

 王福背着手,哈哈的大笑着走了过来,他打量着陈阳,“哟,我说五少爷,您这是出狱了啊!恭喜恭喜,哈哈哈,在监狱里呆的挺爽吧。”

 陈阳冷冷的看了眼王福,没有理会,大步朝着宅院里走去。

 王福猛的上前一步,拦住了陈阳,大笑着说:“陈阳少爷,今天是大夫人的寿宴,您这……不会是空手来的吧!哦哦,怪我怪我,你刚刚出狱,也买不起什么好东西!哈哈哈!”

 听到王福的声音,门口几个保安和仆人都围了过来。

 “他就是陈阳?五年前被关进大牢里的那个吗?”

 “对,就是大老爷的小儿子。”

 “哎,大老爷两个儿子,你看人家大少爷,国外留学,海归博士,知名企业家,再看看这个小儿子,哎,怪不得大老爷不喜欢这个小儿子呢。”

 王福扬着头,呵呵一笑,说:“陈阳,如果我是你,今天我就没脸进去。你看看清楚,今天是胡娟夫人的生日,胡夫人一向最讨厌你妈,她今天见了你,也不会开心。所以,你还是给您自个儿留点脸面,就别进去了,等明天……”

 “啪!”

 陈阳一巴掌扇在了王福的脸上。

 王福猛的摔倒在地上,右脸大肿,大牙掉了三颗。

 “噗……呸!”

 王福看到自己掉了三个大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野猫,猛的跳起来。

 “你这个小贱种!你还长本事了你,敢打我!你那该死的老娘都不敢打我,你还……嘭!”

 陈阳一脚踹在了王福的胸口。

 王福直接仆街,倒在地上。

 陈阳上前,脚踩在了王福的右腿上。

 “咔擦擦……”

 骨头断裂声音,持续响起。

 陈阳面无表情,淡淡说道:“今天来,本没想和你这奴才计较,无奈你跳的太欢了!你一条陈家的狗,也敢拦我!”

 陈阳话音落下,又是一脚。

 王福的左腿膝盖,也是立即咯嘣咯嘣,全部碎掉了。

 “啊!”王福惨叫着,屎尿横流,疼的一下子晕死过去。

 陈阳一脚把王福踹开,他眉头微皱,朝着陈家宅子继续走去。

 门口的那些保安仆人,全都吓的瑟瑟发抖,往旁边退开。

 一直到陈阳离去,这些人才擦着冷汗,缓过气来。

 “不是都传说陈阳少爷软弱可欺吗?怎么这么凶狠了?”

 “变了,他真的变了!你们发现没,陈少爷的眼神……太幽深了!”

 一个老仆人拿着扫帚,微微叹了口气,“我看,陈阳少爷怕是已经蛇化龙,陈家这一次,有热闹看喽……”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