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元氏集团。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元稹正准备去赴一场相亲局。

 才走出公司的大门,他就被一个异常美貌的女子拽住了。

 凭他188的身高和常年出没健身房做力量训练的强壮双臂,都没办法挣脱开来。

 女人腰肢纤细,皓腕凝霜一般不堪一折,但却偏偏是个力大无穷的怪力女。

 美艳的脸蛋,丰满的身材,明明一副御姐颜,却又生了一双不谙世事充满天真的眉眼,说起话来软软糯糯娇嗲嗲的,元稹听得浑身一麻,看着她的脸一时间移不开眼,倒是完全没有听清楚她说了点什么……

 这是元稹对苏慕的第一印象。

 “走,我们去结婚!”苏慕瞪着小鹿般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他,仿佛只要他开口拒绝,她下一秒就能拳脚伺候。

 “什么?结婚!”这下元稹听清楚了。“你有病?”

 “有病?”苏慕闻言,很认真的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脑门:“我没有病啊!”

 “没有病?呵,那你让我去跟你结婚,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元稹的眼神一变,刚才眼中的惊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这又是哪里来的一心想要攀高枝的女人,亏她长得正是他喜欢的类型,没想到又是那边派来的,元稹的兴趣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知道,你是元稹,出生于一九八八年八月八日,我已经算过了,你和我的八字相合,简直天生一对,今天也是今年内最适宜结婚的日子,我们可以马上领证!”苏慕双眸亮晶晶的,脸上满是雀跃。

 “疯子,滚……”元稹楞了一下,然后骂道,十指用力的扒开苏慕的手。

 但,他的目光却诚实的在苏慕脸上停留了好一会。

 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麻烦事,他有些烦躁,要是能找到一个挡箭牌也挺好,可惜相亲这么多次也没找到合适的挡箭牌。

 眼前的女人如果不是那边派来的,倒是符合了他的眼缘。

 可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元稹心中冷哼一声,眉眼之间已经恢复了日常的清冷,不打算再和眼前的女子再作纠缠,抬腿欲走。

 谁知道这女人竟然不死心的扒拉着元稹的手臂,还偏偏该死的力大无穷,元稹甩了几次挣脱不开。

 “我不是疯子,我叫苏慕,你也可以叫我苏小仙,我们村里人都这么叫我的!”苏慕不赞同的挤着眉头,一脸认真的对元稹解释着。

 “苏大仙是我的外婆,两周前她去世了,在去世之前她算出我的命定之人就在A市,我刚到市中心就看到你的巨幅海报,我掐指一算,你猜怎么着,果然是缘分啊,你就是我要找的命定之人!”

 苏慕从小在乡下跟着外婆长大,外婆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婆,虽说封建迷信不可信,但在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科学都没办法解释的事情。

 比如苏慕这天生异瞳——阴阳眼,能看到很多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命格奇特的她从小跟着外婆学习道术,一是因为这道术乃是家传手段,二是为了遮掩苏慕天生极阴的体质。

 半个月前,外婆弥留之际,告诉苏慕,她必须要在二十岁之前找到一个纯阳体质的男人结婚,否则就会有性命之虞,外婆耗尽最后一口气帮着苏慕算出了这个人就在A市,苏慕给外婆办好后事之后,就连忙来到A市寻找这根保命的金大腿。

 而眼前的元稹,正是这根金大腿!

 元稹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苏慕,显然是不相信她这一顿胡说八道的,嘴角抽了抽:“苏小仙?他们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在我这装疯卖傻的,什么大仙小仙的,我看你的脑子恐怕是有包!”

 元稹听了一耳朵,要不是知道这女人是那边找来故意纠缠自己的,他准以为她是个疯子,满口的神神叨叨。

 苏慕见他不相信自己,急得脸蛋通红,一边极力的解释着,一边从自己随身携带灰扑扑的包袱里摸出一张存折,眼神满是不舍的说:“这是我全部的财产,只要你和我结婚,这些钱就全部归你!”

 存折被翻开,里面的数字赫然显示着一万六千六百六十六,这是这么多年祖孙两给人看风水算命攒下来的,对于苏慕来说是一笔巨款了。

 她从没有恋爱过,但也知道男女结婚之前,应该要上交财产。

 虽然这事一般都由男方来做,但是想到自己的情况,是她强行要求元稹和自己结婚的,这样算起来还是元稹吃亏了,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苏慕愿意上交自己的全部身家!

 元稹看一眼那数字,轻嗤一声,正准备说话,这时候一个人快步到他耳边说了点什么。

 元稹看着苏慕的目光露出一丝的意外,然后对来人说:“搞错了?唔……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吩咐完之后,元稹的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摸了摸下巴,审视的看着苏慕。

 “你当真要跟我结婚吗?那……你知道结婚要做些什么吗?”元稹挑了挑眉。

 苏慕当然知道,她再次从包袱里面掏了掏,一本泛黄的小册子摊开来,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说:“这本书是房中术三百六十五式,是我外婆传给我的,我已经全部学过了,包你满意。”

 “噗……”元稹看着那书中露骨香艳的画面,差点没呛到自己。

 他不可思议的打量着苏慕,虽然一张脸蛋明艳照人,但那通身的打扮就是活脱脱的一个乡下妹,再加上她那纯洁的眼神,怎么这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是一句比一句惊人呢!

 元稹现在确实急需一段婚姻来帮自己渡过难关,这个女人,据手下来报并不是那边派来的人,但是……能信任吗?

 见他不说话,苏慕窃喜的一笑,以为他这是默认了,急不可耐的拽着元稹就往前走:“走,先开房验货,再去领证!”

 公司不远处就是A市最豪华的酒店。

 元稹看着苏慕那校服都藏不住的好身材,暗自咽了口水,半推半就的被苏慕拖到了酒店。

 进了房间,苏慕和元稹大眼瞪小眼。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