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来,我们喝一杯!”

 “青青,你醉了!”

 “恭喜你啊,青青,明天就要结婚了?”

 美丽的脸庞在灰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的,神情有一些扭曲。

 盛满猩红液体的杯子从手里滑落,顾青青双眼迷离,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起身走向楼上,还没进门,摇摇欲坠的身体被身边的人扶住,抽出卡打开房间的门。

  把人扶在床上,女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顾青青,好戏开始了。”

 说完之后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心情很好的转身走出去。

 而躺在床上的人随着时间的慢慢的流逝,身子逐渐升腾起一丝异样感,热,很热,顾青青想要起身都觉得浑身无力,费力的下床,才刚刚站直身体脚步就有些踉跄,而床头的另一边,暗夜里的人影双目猩红,死死地盯着顾青青 眼眸散发着掠夺的气息,在顾青青走出两步的距离,高大的人影克制不住扑了过去。

 男性的荷尔蒙迎面而来,浑身散发着浓烈的兽性,禁锢着顾青青的双手,动作粗鲁凶狠,唇上吃痛的感觉让顾青青有一瞬间的清醒。

 伸出手想要推拒,纤细的手指触碰到哪光裸的胸膛,身体的燥热得到一丝缓解。

 黑暗中的男子眼里闪过一抹狠厉嗜血,似乎不满意顾青青想要拒绝的动作,直接一把扣住顾青青的手指,抽出身上的皮带将人捆住,身下一个用力。

 “啊!”痛,很痛,身体撕裂般的感觉疼得顾青青颤抖,但是顾青青却没有一丝力气推开,身体似乎更加的渴望了。

 推拒的手缓缓的搂着男子的脖子,身体背离意志甚至开始迎合。

 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但是暗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很快的痛感就被那折磨人的感觉弄得眼神迷离。

 顾青青的指甲深陷在男子的肉里,声音里都是娇媚,迎合着身上的人的撞击,整个人浮浮沉沉的。

 谁,是谁?房间里旖旎的气息经久不息,房间里的温度一直持续着。

 第二天清晨。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大力的撞开,顾青青摇摇头,脑袋疼得厉害,还是有些昏沉。

 还没等她睁开眼睛,迎面而来就是“啪”的一巴掌,顾青青疼得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眼神迷蒙。

 “顾青青,你怎么这样下贱,你到底想要干嘛,你怎么对得起卫瑾。”顾晟看着自己的女儿,力道有些大,顾青青的脸颊直接肿起来。

 “父亲。”顾青青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走进房间里的那些记者,心里有些恐慌,感受到身子的酸疼,缓缓的低下头,被子遮住胸部以下的风光,但是胸前都是红痕,暧昧的痕迹遍布。

 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丢在地上,房间里很多地方都是欢爱过后留下的痕迹,不难看出昨天晚上战况的激烈。

 “父亲,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顾青青伸出手拉过被子把自己全部遮住,只露出一张脸,急切的开口想要解释。

 不等她继续解释,旁边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

 “青青,你……你怎么能这样对不起卫瑾哥哥呢,你知道不知道今天就是你们的婚礼了!”林婉婉看着顾青青,一派的扶风弱柳,眼里都是失望。

 “父亲,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父亲,你相信我!”顾青青看着人摇摇头,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顾晟根本不相信,死死地盯着人,眼里都是厌恶,没有一点感情的开口:“滚出顾家,我顾家不需要你这样的女儿,滚!”

 “父亲,你要相信我,父亲!”顾青青声音哽咽,泪水从脸庞滑落 身子颤抖,眼里都是绝望。

 “滚,我没有你这样恬不知耻的女儿!”顾晟伸出手再一次打在顾青青的脸上,转身离去。

 看着顾晟离去的身影,顾青青裹着被单想要去追,却是直接被人拦住了。

  顾青青看着人,眼里顿时升腾起希翼,“卫瑾,你是相信我的是不是,你给我父亲解释一下,我的是枉的,我是被人陷害的!你知道我的,我不是这种人。”

 但是卫瑾的眼神无端的让她发冷 心里有些不安,声音软软的带着一丝鼻音,“卫瑾,你为什么这样看我,你要相信我,要相信我!”

 顾青青看着人,看着卫瑾嘴角的笑意的时候忍不住退后两步,反射性的害怕。

 卫瑾轻笑,眼神依旧温柔宠溺:“我当然知道你是被人设计的!我相信你是被人设计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因为那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啊,你这样饥不择食的,作为未婚夫我怎么可能不帮助你一把呢,是不是很感谢我?”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顾青青摇摇头,眼里有着不可置信,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她们明明要结婚了不是吗,卫瑾怎么可能这样做,不可能的,

 心脏仿佛被人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疼得顾青青痛不欲生,牙齿死死地咬在一起,嘴里都是血腥味。

 “不只是这样呢,顾青青,事情才刚刚开始,你看看这是什么!”卫瑾拿出一张纸,递到顾青青的面前,待看着上面明晃晃的几个大字,顾青青眼眸一颤,浑身冰冷。

 顾青青看着两个人,脸上都是痛苦,随即身体剧烈的颤抖,心疼和悔恨交织在一起,剧烈的情绪起伏让顾青青眼前一阵发黑,“我母亲怎么啦,你干了什么?”

 一边的林婉婉适时的开口,看着顾青青,满脸的怨恨,“你这一夜疯狂,不知道你的母亲已经进入ICU了嘛,还真是好女儿,不冤枉你那个贱人母亲把你生下来。”

 顾青青摇摇头,依旧自欺欺人的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一直好好的,心脏病绝对不会就这样发了,“不不不,你们一定是骗我的,不可能,不可能。”

 但是看着林婉婉那眼里的似笑非笑,仿佛明白了什么,顾青青整个人感觉如坠冰窖,浑身的血液冻结了一般。

 林婉婉脸上都是得意,似乎还觉得不够刺激,继续说着:“什么意思,我今天就告诉你什么意思,要不是你那个贱人母亲,我现在也不会活的这样苟延残喘,都是顾家的大小姐,凭什么就你高高在上,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都是你和你那个贱人母亲抢走的,所以她死有余辜!”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这一晚上精彩的演出,把你那个母亲气的心脏病发呢!”

 看着满脸痛苦的顾青青,林婉婉脸上有着报复的快感。

  “是你,是你设计我的,是你!”顾青青眼神里都是浓郁的恨意,眼神看向林婉婉,扑过去朝着人撕打。

 却被卫瑾拦住,用力的往后一推,额头撞在了一边的桌子上,血液流下来,整个人更是狼狈,卫瑾语气轻蔑的开口:“滚,你这个贱人!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要不是为了婉婉,你这样的人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怎么样,昨晚上那个男人是不是让你很满意!要不是你手上的股份,你这样任人尽可夫的女人,还真是恶心!”卫瑾眼里仿佛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顾青青抬起头,那张精致的脸上都是血迹,搭配着拿阴森的眸色,整个人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索命哒饿鬼一般,“哈哈哈,想要我手里的股份,你做梦,那些合法权都是我的,只要我不答应,谁也夺不走!”

 顾青青看着两个人,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都是这两个人,都是他们,语气冰冷刺骨,“卫瑾,林婉婉,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拿过一边的烟灰缸想要给人砸过去,才刚刚站起来,身子犹如被千万只蚂蚁噬咬,很疼,顾青青身子弯曲下来。

 “是不是很疼,是不是很想要!你求我啊,哈哈哈哈!”林婉婉眼里都是恶毒,拿出一袋林婉婉伸出脚踢了过去。白色的粉末。

 林婉婉伸出脚踢了过去,“顾青青,你求我啊,你不是一直高高在上嘛,现在怎么这样苟延残喘了,贱种就是贱种!”

 顾青青死死地盯着两个人,眼里有着蚀骨的恨意。

 林婉婉看着人语气轻柔,如同好朋友之间的呢喃:“你恨我,你应该感谢我的,要不是我,你怎么会体验这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滋味是不是很好,要不是我费尽心思,你还真的吃不到!”

 顾青青手指掐进手心,看着的那些白色粉末,身体都是兴奋的,但是她却极力的忍耐着,牙齿死死的咬在一起,血液顺着嘴角流下,手指捏在一起克制住身体的颤栗。。

 林婉婉看着地上狼狈的人影,笑得很得意,“就你这样的,想要和我争夺股权,简直做梦,你这样的人,还是好好去戒毒所带着吧!”

 顾青青身子剧烈的痉挛,口吐白沫,昏过去之前,眼里都是那两个人得意的笑意,眼角有着一滴眼泪缓缓滑落。

 林婉婉,卫瑾,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