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那天,桐城下了好大的雪,整个城市都被笼罩进一片模糊的白茫茫。

  我接过医生递过来的诊断书,颤抖着手指却始终无法握住,内心一片茫然,比这窗外的雪更加苍凉。

  我噙着发白的唇,试图挣扎道:“您的意思是说……”

  “癌症晚期。”

  四个字,盖棺定论。

  我徒然瞪大了眼眶,泪水从脸庞一侧滑落,多日来的鸵鸟行为,在这一刻被迫分崩离析,悄然瓦解。

  身后有人在排队,不耐烦的催促着。

  我强行将已经蓄满眸框的泪水逼了回去,强撑起精神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问道:“我还可以活多久?”

  “癌细胞扩散的话……最多一年。”

  医生颇为怜悯的看了我一眼,话中似是颇为不忍。

  一年吗?

  紧紧攥住手指,发白的骨节在此刻显得十分突兀,在医生关切的眼神中,我却放松的笑了。

  那还好,我还来得及……

  ——

  是夜,司家别墅。

 灯火辉煌,映衬着我身侧男人清隽俊美的容颜,刹那恍若神君玉郎。

 一如三年前见到他时那样,狭长的眼眶里嵌着清冷的眸子,紧抿着的薄唇,用一双骨骼分明的手指翻着文件夹,配上他那挺拔坚毅的身材……我觉得他长得好看极了。

  那时我常常幻想,这样的人笑起来一定温柔极了,可哪里曾想,结婚三年,我从未见到他对我笑过。

  “你对我笑一笑,好吗?”

  我望着他冰冷的眼眸,近乎于祈求的低声问道。

  “李晴柔,你简直是疯了!!”男人黑着一张脸,几乎是强忍着才没对我动手。

  我能理解他此刻的愤怒,将他从米国百亿的工程谈论会上喊回来,就和他说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他能不气吗?

  “你电话里和我说有重要的事和说我,我劝你最好祈祷自己要说的事情值得我兴师动众回来,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听到这句话,我的身子不可自控的颤抖了一下。

  我当然是知道后果的……

  那时我和他结婚一个月,除了婚礼上的寥寥一面,他再也没有踏足过这个家门。

  我为了得到他,不惜找人花重金购买了催情药品,将他从公司诓骗回家,哄着他喝下我提前准备好的茶水。

  他果然中招。

 也是那一次,他不再克制对我的厌恶。

  司照水在娶我之前,有个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却因为那女子出身低贱,家里不允许他娶她过门,而被迫与我定亲。

  他反抗过,却仍旧无济于事。

 我就是那个时候遇见司照水的,彼时我还是桐城赫赫有名的贵族千金。

 我家世代是做生意的,到了我这一辈,就只有我一个女儿,家里却有着数不尽的滔天财富。

  在桐城,所有人都知道,娶了我李晴柔就等于娶了桐城的半壁江山,掌控了整个经济命脉。

  家里给我介绍过很多男人,我却唯独一眼看中了司照水,司家也是生意人,虽然不缺钱,却到底根基浅薄,和我家这样世代累积的财富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

  司父司母托人到处找关系,将自己的儿子送到我的面前,企图让我看上眼。

  如他们所想,我对司照水一见钟情,带着整个李氏集团作嫁,嫁入司家。

  遇见司照水的那天,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坐在我的对面,身上有着好闻的薄荷味,戴着金丝掐边的眼镜,微微皱着的眉,秀挺好看的鼻梁宛若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

  只一眼,我就沦陷了。

  他看着我,清冷的眸子里却宛若没有我这么个人。

  他伸出骨骼分明的五指,将一纸契约推到了我的面前:“李小姐,我不会白沾你的光,这纸契约书写的很明白,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娶你,但是我不会碰你,五年以后,我会归还你高出10%李氏集团的股份,如果你愿意,请签字。”

  我知道他另有所爱,知道他娶我是迫不得已,但我宁愿和他做一对假夫妻。

  我总以为,即便是石头也总有捂热的那一天。

  我李晴柔自认年轻貌美,放眼整个桐城都挑不出比我更好看的姑娘了,他是一个男人,迟早会有为我动心的一天。

  可是……我错了。

  我以为我们会相敬如宾,实则他弃我如履。

  我以为我们会日久生情,实则他对我百般羞辱。

  我以为……他身为一个男人总会把持不住的时候,实则结婚三年,除了那一次我算计他的时候,他再也没有踏足过我的床。

  他恨我算计他,使尽全部的手段折辱我,看着我在床上摆成一个又一个屈辱的姿势,逼着我喊他爱的女人的名字——徐安然。

  我的心如同被细细密密的针扎一般,风一吹,宛若拥有无数孔的筛子,冷而疼。

  司照水不以为然,甚至在两个月后,我满心欢喜的告诉他我怀孕时,将我送进了冰冷的手术室里。

  刀子凌虐般扎入了我的身体里,捣碎了我子宫中的无辜生命,我这辈子都记得躺在手术室上,被打了麻药,没有力量去反抗,眼睁睁的看着刽子手把那团鲜红的肉从我体内剜走……

 与此同时,我的半条命也随着那团鲜红的肉一起去了。

  而现在,我什么都不奢求了。

  “司照水,给我一个孩子吧。”

  我正式开始和他谈判。

 他原本就不渝的脸色,听完了我的话宛若吞了一百只苍蝇一般,又恶心又愤怒。

  “李晴柔,你配吗?”

 他认真的盯着我,眼里不乏厌恶,冰冷又凉薄的声线让我连最后一丝幻想也被迫击的粉碎。

 眼睁睁的看着他拔起腿朝外走去……

  我着急了,跑过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他,挽留道:“别走,我们做个交易吧……”

  “司照水,给我一个孩子,我就答应和你离婚,放你和你爱的女人双宿双栖,只要你愿意……”

  我知道,这是不小的诱惑了,司照水做梦都想和我离婚,然而只要我不点头,他根本没有办法摆脱我。

 现如今,我送了这样一个机会到他的手上,他会心动的,不是吗?

 就在我以为他要答应了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掐住的我脖颈,修长的五指紧紧扼住我纤细的脖子,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将我的生命折断。

  “李晴柔,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你知道的,我对你没有多少忍耐力。”

  “咳……咳咳……”

  我感受到自己呼吸有些困难,挣扎道:“你放……放开我……”

  “哼!”

  他冷哼一声,摔袖离去。

  “砰!!”

  我听到了自己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如同一个残破的娃娃,被他随手丢弃,眼睁睁的看着他居然掏出手帕,精致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掌,宛若方才触碰过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

 我心口一悸!

 不是说好不会痛了吗?

  我抚着自己的胸口,有些迟钝的,呆呆的感受着刀子剜肉般的痛楚……好疼……好疼……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