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城郊区。

 

 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粉嘟嘟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透着顽皮和可爱。

 

 小女孩拿着几根头发,在一个睡着的男子的鼻孔里挑逗着,看着年轻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女孩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的声音清脆,如同树上的百灵鸟,俏皮可爱,突然女孩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她扔掉头发,垂下头,看着自己瘪瘪的小肚,嘟起小嘴。

 

 饥饿感不断地吞噬着她,越来越难受,她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男人,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粑粑,若若饿了!”

 

 “什么?”

 

 朦胧中方白羽仿佛有一道稚嫩的声音传进他的耳膜,他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个小萌娃,他帅气却又有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疑惑。

 

 “粑粑,若若肚肚叫了!”小女孩歪着小脑袋,嘟着小嘴,小巧白皙的小手,指着自己依然咕咕的肚子。

 

 方白羽并没有反应,眼神中的疑惑更浓了,抬头看向周围,入眼的景物即熟悉又陌生。

 

 零乱的房间,满地的空酒瓶,还有一台32寸的液晶电视。

 

 这不是我在地球时的家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应该在和轮回神尊比斗呀,难道又是心魔在作祟吗?不对....

 

 方白羽依稀记得,他中了轮回神尊的轮回神掌后,却被一股不明能量给吸进一个未知的空间, 身体瞬间被撒毁。

 

 突然,方白羽身体剧烈颤抖,双眸瞬间睁大,死死地盯着小若若。

 

 小若若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撇着小嘴,泪水含在眼圈里。“你是若若?你是我女儿方语若?”

 

 方白羽抓住小女孩的双肩,呼吸急促,惊喜地大叫起来。“哈哈!若若,我是爸爸呀,爸爸终于又见到你了!”

 

 重生了!

 

 本神尊重生了!

 

 方白羽狂笑,不由地落下了泪水。

 

 重生到万年前,重生到了这个令他最痛若,影响他一生的时刻。

 

 “呜呜,坏粑粑,若若胳膊疼!”

 

 小若若不解的望着情绪失控的粑粑,突然放声痛哭,身体不停地挣扎着。

 

 “啊?对不起,是爸爸错了,若若乖,若若不哭。”

 

 方白羽回过神后,急忙松开,将女儿搂在怀里,不停地安慰着她。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将女儿哄好,可他却流了一脑门的冷汗。

 

 如果这让神界那些神尊看见,堂堂白羽神尊竟然会被一个孩子折腾得流冷汗,一定会笑掉大牙。

 

 听着女儿肚子的叫声,方白羽这才回想起女儿刚才说的话。

 

 一拍脑袋, 急忙问道:

 

 “若若饿了是吗?那若若告诉爸爸想吃什么呀?”方白羽轻轻地摸着她的小脑袋,满脸的溺爱。

 

 小家伙眨着两个大眼睛,抬起小手指着电视上的广告说道:

 

 “粑粑,若若想吃全家桶!粑粑带若若一起去!"这时,前世的记忆涌入脑海。

 

 前世的今天,方白羽就是在给女儿买全家桶时,出了车祸。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女儿趴在他身上,放声痛苦的情景。

 

 “粑粑,你怎么不说话?”

 

 奶声奶气地呼唤声响起,方白羽才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看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轻轻地亲了一口,微笑地说道:

 

 “若若乖乖地呆在家里看电视,爸爸自己去给你买全家桶好不好?”

 

 “好吧!那粑粑可要快去快回!”

 

 小若若吧嗒着流着口水的小嘴,开心地说道。方白羽点头应下,随后离开了家。

 

 一路上,方白羽都在整理着记忆,毕竟万年过去,很多东西都已经记得不是那么清晰了。

 

 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肯德基店前。

 

 这时,一辆红色法拉利LaFerrari呼啸而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停在方白羽的面前。

 

 一对打扮潮流的年轻男女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哎哟,这不是方少吗?”

 

 男人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方白羽,一脸惊讶地大声叫喊起来。

 

 女人嫌弃地瞪了一眼满身邋遢的方白羽后,挽着男人的胳膊,娇声说道: "老公,你怎么跟一个要饭的说话呢?”

 

 “你说他是要饭的?哈哈,小宝贝你这个比拟太恰当了,你知道他是谁吗?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方氏集团大少方白羽,不过,那是曾经!”

 

 说着,男人大笑地扫向方白羽。

 

 方白羽淡淡的把目光投向肯德基方向。

 

 男人见方白羽对自己的话不但充耳不闻,还视他与空气一般。

 

 顿时火冒三丈。

 

 

 

 他大步走到方白羽面前,大声地叫嚣道:“方白羽,老子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方白羽把脸转过来,不屑一顾的望着面前像疯狗一样的男人。

 

 男人见方白羽这个样子,不怒反倒笑了。

 

 “方白羽你少和摆出这副高冷范,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那个方少爷吗?撒泡尿照照你现在的这个扁样,跟流浪狗有什么区别,哦对了,听说你还有一个女儿,该不会是让你卖了吧?”

 

 方白羽听到男人的话,面色暗沉,就像是寒冬里的风,冷的刺骨,他低沉的嗓音响起,带着浓浓的警告。

 

 “周建安,现在收回你的话,和我道歉,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

 

 周建安望着面前气场强大的方白羽,突然心里一咯噔,居然有些怯意。

 

 但是他看到对面急驶过来的那两辆车子后,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哈哈,方白羽,你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他么的饶我一命,我看你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吱嘎。”

 

 伴随着两道刹车声,六七个保镖摸样的人从车上下来,直接越过方白羽站到了周建安的身后。

 

 周建安的神情更加的得意了。

 

 方白羽望着那些黑衣保镖,突然他的目光停止在了一个老者身上。

 

 这个老者看上去六十几岁,笔直的站在周建安右手边的位置,那健朗的身子骨,一点不输给那些年轻保镖。

 

 当然方白羽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在老者身上他感应到了一股未知的能量,不过这股能量却十分弱小。

 

 同道中人?

 

 不,这并不完全是修真者的灵力!

 

 方白羽不禁多看了老者两眼,想从他身,上探索出更多的答案。

 

 周建安看方白羽皱着眉头审视着老者,以为他被这阵势吓住了,得意忘形的说道:

 

 “怎么样,现在知道怕了吧,怕了就给老子跪下,在叫声爷爷,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了你,否则....”

 

 方白羽顿了下,指着身后保镖接着说道:

 

 “否则,我会让他们打得你连你爸妈都不认识你!”

 

 说到这里,周建安仿佛想到了什么,故作歉意却又大笑地说道:

 

 "哎呦,对不起。你看我这张嘴,忘记你爸妈死在三年前的那场车祸了。”

 

 方白羽听周建安提起自己的父母,他紧咬牙关,双眼变得阴鸷起来。

 

 “周建安,我给你机会你不珍惜,自己在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